首頁(yè) > 正文

【改進(jìn)文風(fēng)大家談】文風(fēng)之事大矣

2024-06-17 09:53 | 來(lái)源: 光明日報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受到關(guān)注與期待的改進(jìn)文風(fēng)話(huà)題,主要是指時(shí)政、三觀(guān)、文化等有關(guān)意識形態(tài)的文章與講話(huà)的說(shuō)服力、生命力、凝聚力,我以為。

  我時(shí)?;貞浨嗌倌陼r(shí)期讀到的革命書(shū)刊,它們的創(chuàng )新性、高遠性、激勵性,它們的振聾發(fā)聵、醍醐灌頂,與國民黨的行尸走肉、空洞貧乏的陳詞濫調,對比鮮明。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,舊中國氣數已盡,對于當時(shí)的一個(gè)青年學(xué)生乃至廣大知識界而言,首先是從舊官僚文風(fēng)的腐朽衰敗上被感知的。

  毛澤東同志早在延安時(shí)期就提出了反對黨八股、改造我們的學(xué)習。他洞察了文風(fēng)事關(guān)重大,他說(shuō)的文風(fēng),并不僅僅指文章本身,更重要的是,文風(fēng)與我們的黨風(fēng)、學(xué)風(fēng)、作風(fēng),與我們是否贏(yíng)得民心民望,關(guān)系重大。毛澤東同志提倡和實(shí)行的文風(fēng)是有的放矢、生動(dòng)活潑,古今中外、妙喻取譬,不空洞枯燥、不嘩眾取寵。他認為,因襲套話(huà)、脫離生活、脫離人民、脫離創(chuàng )新精神的八股與教條,對于革命事業(yè),是一種禍國殃民的災難。

  文風(fēng)之高下選擇,古已有之。李白所嘲“魯叟談五經(jīng),白發(fā)死章句。問(wèn)以經(jīng)濟策,茫如墜煙霧”;李賀所嘆“尋章摘句老雕蟲(chóng)……文章何處哭秋風(fēng)”,至今值得我們一省。

  在中國式現代化的全面發(fā)展中,我們更需要弘揚主體與首創(chuàng )精神。表現在文風(fēng)上,就是書(shū)寫(xiě)宣講我們的寸心所得,傳播我們摸著(zhù)石頭過(guò)河的心領(lǐng)神會(huì ),追求融會(huì )貫通、實(shí)事求是的智慧,引起人們對于偉大理論的理解共鳴,達到普遍性、群眾性與深刻性、風(fēng)格性的統一。好的文風(fēng)說(shuō)的是人民的話(huà),生活的話(huà),有心得有滋味有發(fā)見(jiàn)的話(huà)??梢哉f(shuō),好文章的寫(xiě)作者首先是腳踏實(shí)地、見(jiàn)識通透的思想者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文風(fēng)為我們樹(shù)立了榜樣,他將傳統文化的金句、人民大眾的俗語(yǔ)、馬克思主義的經(jīng)典、高瞻遠矚的籌謀,集于講話(huà)文章中。有理論有實(shí)踐有生活,有指導意義。

  正在實(shí)現中國式現代化、書(shū)寫(xiě)嶄新的家國與人類(lèi)歷史的偉大祖國,她的千言萬(wàn)語(yǔ)、九州生氣、理論經(jīng)緯、思想智慧,應該表現為群言堂的生氣貫注與群星燦爛。文化興國運興,讓文風(fēng)與我們的生活同樣,大放異彩、活力煥發(fā)。(作者:王蒙,系作家、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)

責任編輯: 楊涵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240413107785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