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> 正文

【我與光明日報】肖復興:綿長(cháng)悠遠的光明記憶

2024-06-13 09:31 | 來(lái)源: 光明日報
【字號: 打印  
Video PlayerClose

  最早讀到《光明日報》,是20世紀60年代初。那時(shí),我在北京匯文中學(xué)讀書(shū),學(xué)校圖書(shū)館在五樓,一樓有個(gè)教師的閱覽室。負責管理圖書(shū)館的高揮老師,看我愛(ài)看書(shū),便特意帶我到一樓的閱覽室,這里有專(zhuān)供老師看的雜志和報紙。當時(shí)的報紙沒(méi)有現在這么多,《光明日報》赫然在目。我喜歡文學(xué),因此首先吸引我的是《光明日報》的《東風(fēng)》副刊。記得我在上面讀到了翦伯贊、田漢、鐘敬文等人的文章,還看到了鄧拓的詩(shī)和華君武的漫畫(huà),這些作者的名字如雷貫耳,讓我覺(jué)得《光明日報》很了不得。當時(shí),我也看到了報紙上的《文學(xué)評論》《文學(xué)遺產(chǎn)》《民間文藝》等專(zhuān)刊,都是整版的大文章——那時(shí)畢竟還是個(gè)孩子,我裝模作樣地看,其實(shí)并沒(méi)有看懂。

  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這間閱覽室關(guān)閉了。再次讀到《光明日報》,是1975年夏天。那時(shí),我剛從北大荒回到北京,在一所中學(xué)里當老師,家從前門(mén)搬到洋橋,每天上班下班時(shí),要在虎坊橋換一趟公交車(chē)。一天下班后,我在虎坊橋看到了光明日報社的大樓,就在前門(mén)飯店對面。中學(xué)時(shí)代讀《光明日報》的情景,一下子恍若目前,在我心中一直是那么“高大上”的光明日報社,居然就在眼前,觸手可摸,抬腳可進(jìn)。

  報社大門(mén)前的東側有一排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玻璃窗,里面貼著(zhù)每天出版的《光明日報》及其他報紙。每天下班路過(guò)這里,我總要貼在玻璃窗前,把各種報紙瀏覽一遍。報社在虎坊橋南的丁字路口東,報欄朝北,黃昏時(shí)分,夕陽(yáng)的光芒正好從西邊射過(guò)來(lái),輝映在報欄的玻璃窗上,光斑跳躍。玻璃報欄和報社大樓,都在光芒輝映之中,四周街市的喧囂,似乎都被濾掉了。這里成了我的閱覽室,是我一天中最美好的時(shí)光。

  報欄前的讀報時(shí)光,止于1978年。記得那年春天,我在這里讀到了《光明日報》上徐遲的報告文學(xué)《哥德巴赫猜想》;初夏,我讀到了特約評論員文章《實(shí)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》。雖然有些內容沒(méi)有完全讀懂,卻能感覺(jué)到一個(gè)新的時(shí)代到來(lái)了。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我考上了中央戲劇學(xué)院,很少有機會(huì )再到這個(gè)報欄前。

  后來(lái),得知我的中學(xué)同學(xué)王晨在光明日報工作,報告文學(xué)作家理由調到光明日報當記者,忽然覺(jué)得光明日報似乎離我不那么遙遠了,那座大樓里有我的熟人呢!當時(shí),我和理由一起在豐臺文化館編一本叫《豐收》的內部文學(xué)刊物,讀到他寫(xiě)的不少報告文學(xué),我便向他請教。后來(lái),另一位報告文學(xué)作家張勝友也調到光明日報。我不禁“蠢蠢欲動(dòng)”,希望自己也能成為光明日報的記者,遺憾的是,最后未能如愿。

  進(jìn)入80年代,因為寫(xiě)作,我漸漸地和光明日報有了聯(lián)系。我最先認識的是光明日報記者秦晉。當時(shí),我寫(xiě)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“青春三部曲”舉辦討論會(huì ),他給予我很大的鼓勵。記得參加討論會(huì ),他是騎著(zhù)自行車(chē)來(lái)的。那時(shí)的文學(xué)評論家、文學(xué)寫(xiě)作者,都是那么樸素、平易。之后,我又認識了光明日報的另一位記者馮立三,我們還先后調到《小說(shuō)選刊》參與復刊工作。馮立三是我的領(lǐng)導,對我的工作和寫(xiě)作給予了很多幫助和指導。后來(lái),陸續認識了張又君、宮蘇藝、韓小蕙、彭程等光明日報編輯,他們都對我的寫(xiě)作給予了很多支持和鼓勵。宮蘇藝是我第一次在《光明日報》發(fā)文章時(shí)的責任編輯。彭程專(zhuān)門(mén)為我寫(xiě)過(guò)評論文章,刊發(fā)在《光明日報》。近年來(lái)又結識了一些年輕編輯,對我的投稿,他們的回信總是有見(jiàn)解,有批評,有時(shí)寫(xiě)得像一則簡(jiǎn)短的評論,也讓我感受到溫暖的友情。編者和作者之間如朋友一般保持通信的傳統,如今難見(jiàn)了。

  迄今為止,我在《光明日報》發(fā)表了近90篇文章——我自己都感到震驚,這是多么深的一段緣!晚年的孫犁先生曾經(jīng)對我說(shuō),他愿意在報紙上發(fā)表文章,原因有二:一見(jiàn)報快,二讀者多。我也很愿意在報紙上發(fā)表文章,而在眾多報紙中,《光明日報》是刊發(fā)我文章最多的報紙之一。我的這些文章,有的被其他報刊轉載,有的被選入中學(xué)語(yǔ)文試卷閱讀題,有一篇散文《孤獨的普希金》,還被選入香港的中學(xué)語(yǔ)文課本。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在《光明日報》發(fā)表的第一篇文章——散文《銀色的心愿》,寫(xiě)一位荷蘭的乒乓球收藏家渴望收藏我國紅雙喜牌的乒乓球。文章發(fā)表后,生產(chǎn)紅雙喜乒乓球的廠(chǎng)家與我取得聯(lián)系,特意給這位荷蘭人寄去了他們的乒乓球。此事足見(jiàn)光明日報的影響力,它幫助這位荷蘭人,也幫助我實(shí)現了這一銀色的心愿。

  記得在一次會(huì )議上,我和宮蘇藝相識,他熱情地向我約稿,讓我很是激動(dòng)。那時(shí)候,我雖然寫(xiě)東西已有十幾年,但還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在《光明日報》的副刊上發(fā)表。其實(shí),我一直希望能在《光明日報》,尤其是《東風(fēng)》副刊上發(fā)文章,圓自己學(xué)生時(shí)代的一個(gè)遙遠的夢(mèng)。在我心目中,報紙的副刊一直是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的重地。在報紙上刊發(fā)文學(xué)作品,是“五四”以來(lái)的傳統,很多讀者是從報紙副刊上讀到文學(xué)作品,進(jìn)而認識作家。副刊擴大了文學(xué)的受眾面,使文學(xué)產(chǎn)生了更廣泛影響,它關(guān)注現實(shí)生活,滋養人心,在報紙上形成獨有的一方園地。而光明日報的文學(xué)副刊,我早在讀中學(xué)時(shí)就對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光明日報社先后遷址到虎坊橋和兩廣路,兩地都在城南。北京城南有辦報傳統,早在清末民初,很多報紙先后在城南創(chuàng )辦。選址在此,也是文化的一種傳承吧。?作者:肖復興(作家、《人民文學(xué)》《小說(shuō)選刊》原副主編)

責任編輯: 蘇影
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2371484